果果麻麻💋

【舟渡】经过(微刀 骆队战损梗 HE 3500字完)

我一直觉得像骆闻舟那样的职业,有战损才有人情味,毕竟谁也不是神,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会有什么突发状况,谁也无法预知犯罪分子的手段,但是无论战损到什么程度,他都不会丢下费渡一人,不会让费渡重回深渊,他爱费渡,爱他的不羁,爱他的阴暗,爱他的一切,他没有要求费渡像他一样活在阳光下,只是想让费渡跟他一起享受阳光,这么让人心疼的费渡,骆闻舟不会舍得丢下他一个人

我哭的有点大脑缺氧,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谢谢太太!!!

ricochet:

1.


费渡踉踉跄跄地扑到腹部血流如注的骆闻舟身侧,震耳欲聋的警笛、救护车哨和亡命徒的挣扎叫喊仿佛都被一键静音了,他只剩下了唯二的感知,惊慌的心跳音,和自己奋力捂住骆闻舟的刀口时从手掌下汩汩涌出的温热鲜血的触感。


费渡用尽全身力气给骆闻舟腹部加压,颤抖着摸到了急促而极浅的脉搏。


“………别……哭。”


他看得见那人颤抖着的,微不可查的唇语,崩溃到身体剧烈痉挛起来。


他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闻舟,别说话了,求求你别说话了。”


“……人都会……”


“不要!乖,别说话了!”



2.


疼痛感逐渐消失了。


累,极度的困。


刚刚……是怎么了来着……


回忆翻涌,混乱而令人眩晕的场景飞速切换,光影斑驳,模糊而破碎。


父亲拧着自己的耳朵,母亲穿着新衣转圈问好不好看。猫蹭了他一身的毛,手下的篮球漂亮地投进篮筐。市局领导在会议上愤怒拍桌,餐厅里同事在笑闹。


似有似无的木系香水的味道,镜片遮挡着眼里狡黠的笑。叠成三个圈的铁丝戒指,凝视深渊的斡旋……


我还在对谁念念不忘?


我为什么在颤抖,是因为担心另一个人会难过吗?


3.


“平车!平车!”


“插台!”


……


“手术刀。”


“左腹部刀伤致腹主动脉破裂。”


……


“严重心动过速,血压不断下掉。”


“打气,压力维持13mmhg。”


“探查。”


“动脉夹。”


……


4.


苏醒室里青白的灯平稳地亮着,手术结束之后,里面的人已经昏迷了五六个小时。


管子和面罩遮挡住了那人的血色全无的脸,费渡贴在门边,望着里面变得陌生的爱人,脑海里空了很久。


很静,只剩下仪器在滴嘟鸣叫,像针一样一遍遍刺透着外面等待的人的鼓膜。


骆闻舟的父母得到消息之后正在从国外往回赶,转机的时候穆小青一通电话临了了,没忘了颤抖着开口:“渡渡,你自己好好的,闻舟就……”


费渡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这个话终于是没接上。


几个实习生匆匆路过,讨论着直肠癌TMN分期,脚步声来了又去,事不关己。


躯壳外的世界依旧在毫无异常地运转,费渡恍惚着想,这躯壳内却已经寒冷而迷茫了。


主治医师探查的时候撂下几句:“麻醉没有问题,手术中未出现任何意外,没有缺氧没有电解质紊乱。病人现在还不醒的情况未明。”


挂断电话,费渡缓慢地闭了闭干涩的眼睛。


过了许久,他对着病室里的人幽幽开口。



5.


“看来你是不想见我了。”



6.


话一出口他愣了愣,全然没有想到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会在心里掀起这么大的波澜。


一时间他的心脏绞紧着,胸腔疼痛起来,无尽的痛苦和无助轰然席卷了整个冷静的人,他缩起痉挛的身体,慌张地仿佛要找个依靠。


眼泪最终汹涌而下。


他抬头,无声无助地恳求——


你可不可以回来,禁我的酒,困住我黑暗的灵魂,


你可不可以回来,再让我抱一下?




7.


钻心的剧痛把骆闻舟一下子从混乱的梦境里扯出来,他猛地睁眼。刺目的光晃着他的眼睛,只好复又闭上。


疼痛和麻木交替着从四肢百骸传来,骆闻舟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堵在嗓子里的胃管。


记忆被唤醒,他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艰难地转过头向周遭看了一圈。


单人房,有电视,有陪床。陪床上凌乱地搭着高定风衣和围巾,敞开的电脑瘫在床上一个危险的边缘。旁边的茶几倒是很干净,上面只散着两板药物,骆闻舟辨认出来那是度洛西汀。


药片的那一小点扎眼的明红色撞入视网膜,骆闻舟急促地吸了一口气。


费渡呢?


费渡怎么样了?



8.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似的,走廊里脚步声响起。


骆闻舟认出了他的脚步声,不紧不慢,是每天下班家门口都会响起的声音,是在厨房在书房亦步亦趋,听了让人心都软下来。


现在心里却像是被倾倒了一把砾石,疼得密密匝匝。


费渡端着杯子走进来,略微垂着眼睛,轻而又轻地合上门,回手把杯子放下。


他仍然是衣冠楚楚,风衣和衬衫一丝压痕也无,维持在他惯有的精细里。然而人却在这几天里迅速消瘦了一大圈,眼底下浮起一层青紫,脸色苍白,原本就清瘦的脊背变得更加单薄,微微战栗似的。


骆闻舟急促地倒吸一口气。


于是费渡向他的方向望来,恰好地撞上了骆闻舟清明的视线。两个人的目光静静交汇。


骆闻舟就听见费渡的声音,在他愣怔了一瞬之后平静地响起。


“你回来了。”


9.


——你回来了。


听上去毫无异常,平实地就像是每一个骆闻舟加班回家的夜晚,推开门就能闻到家的气味扑面而来。心爱的人穿着棉拖鞋拥着抱枕缩在沙发里等他,一句“你回来了”甜不兮兮地绕过来,熨平一整天的风尘仆仆。


骆闻舟还没来得及觉察这句话哪里不对,费渡已经走近,靠在了床头边。


他伸出手拢在骆闻舟脸侧,仿佛是在为他挡光。


骆闻舟静静地盯着他,紧接着就无措地发现他的眼睛红了,汹涌而来的委屈和痛苦迅速把费渡眼睛里维持的那一点冷静都侵蚀殆尽。


两个人都静默了一瞬。


下一刻,费渡突然猛地弯下腰去,用力扳过骆闻舟的后背,把人死死搂进怀里。


弹簧病床砰地一声响,费渡动作无比剧烈,带着犹如困兽犹斗一样的绝望,慌乱间他的手肘重重撞在床栏上。骆闻舟惊了一下,慌忙伸手想捧住他的脸安慰几句,却被费渡狠狠地挡开。


“怎么了宝贝儿,哥没事儿,啊,没事的……”


骆闻舟手忙脚乱地哄他,哪知身上人的攻势愈发猛烈,不管不顾地格开骆闻舟的手,不断地加力把他压进自己怀里,十指重重地扣紧腰腹,手臂箍得他生疼,勒得他几乎窒息;纠缠间骆闻舟指末氧饱和度跌破百分之九十,监护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费渡也依然没有停下。


他紧紧埋在骆闻舟的颈窝里,骆闻舟看不见他脸上痛苦而错乱的神情;费渡发狠地按住骆闻舟的后心口,战栗着。


泪水一滴滴从睁大的眼睛里掉落,在压抑的哽咽声里。


10.


微风偷入,浅色窗帘被吹得鼓起,光影交错。冷的新鲜空气里带着一点尘土的味道,裹挟着城市的喧嚣声,一齐涌进宁静的病房。


静好得不像话。


骆闻舟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只是身体机能仍然在缓慢地恢复,没什么力气和精神。


药物作用迫使他在午后睡着了,费渡还在陪他,就坐在窗边的一片阳光里,在病床边的折叠椅上削苹果。锐薄的刀稳稳抵在指下,一整条苹果皮晃晃悠悠,从他手里流畅地延展下去。


把果肉切进果盘里扎上牙签,刀放下,费渡给骆闻舟掖了掖被角,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带着旁人难以察觉的温存。


而后在快晚点的最后几分钟,费渡把风衣换成西装,看了眼表,大步走进停车场,匆匆赶往自己的公司。



11.


费渡刚一睁眼,就瞧见骆闻舟正侧头看着自己。


“醒了?都说了醒了就叫我,要喝水吗。”费渡说道,在挨在一起的陪床上直起上半身,不动声色地掩饰着方才梦里余留的心悸。


骆闻舟腾出一只手抹掉费渡额头上的薄汗,按住他的头顶晃了一圈:“刚刚梦到什么了。”


费渡:“……”


骆闻舟:“一直攥着你哥的手,嘶,劲儿还不小。”


费渡赶紧放开他,骆闻舟哭笑不得,又一把拢进自己的手里:“不是让你松开。”


骆闻舟握着费渡的手摩挲着他的指缝,听了一会儿身边人的呼吸,才开口问道:“你是梦见我,……了吗。”


他其实是听到了费渡睡梦中急促呛出的几个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费渡修长的眼尾都泛了红。到底梦见了什么,从费渡这几天的反应就能猜到。


生活崩裂一样的精神刺激,怎么可能不会心有余悸。


费渡垂着眼睫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接话。


骆闻舟一下一下地顺着费渡的后背,想到那盒度洛西汀,着实心疼地哄:“梦是反的,啊宝贝儿没事的,死了也给你活过来。”


他无法给费渡保证些什么“以后不会受伤”一类不切实际又可笑的东西。他的职责所在,是他渴望用鲜活的血液证实和捍卫的,给这个社会还一个公道。


受伤是理所应当,骆闻舟愿用生命维护他的责任和信仰。


费渡当然懂。


但是同时,骆闻舟仍然可以说,


“我怎么会舍得丢下你一个人。”



12.


夜幕降临的街道上熙熙攘攘,天边窜起火树银花,纷纷扬扬的烂漫。


骆闻舟在元旦这天终于能够出院走走,费渡陪着他,两个人幼稚地缠着同一条围巾,在喧闹的夜色里慢慢地步行。


绚烂的烟花在不远处炸开,两个人抬头去看,而后下意识转头对视一眼。


“师兄,你眼睛里有星星哎。”费渡认真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轻轻地说。


骆闻舟用拇指蹭了下费渡的脸:“因为你在里面。——哎,差不多行了,你从哪儿学来这么多有的没的。”


费渡笑。


他们沿着江边走,看远处的夜色,看舟,看反射磷光星星点点的河流。


骆闻舟身体还没恢复彻底,药效过了伤口还是挺疼。他不动声色地顿了顿,略微放缓脚步。


费渡觉察到了,问他:“累了?还是疼了?”


骆闻舟:“没事儿,你哥我体力好着呢,哪像你们这帮资产阶级小纨绔,整天要么就是去……”


后面的话他哽住了。


因为费渡转身背对他,单膝跪下,转头笑了笑:“师兄,来,我背你。”


骆闻舟的心跳顿时加速。


挤挤挨挨的人流和喧嚣仿佛都离他们远去了,天地间仿佛唯剩这一站一跪的两个人。不甚明亮的暗光笼在他们身上,费渡的眼睛温柔地反射微光。


骆闻舟愣怔了一阵儿,继而一把把费渡拉起来裹进怀里,自上而下地吻住了他。




13.


他花了短暂的须臾数月,教会了那人细水长流的爱情,带他于这吵吵嚷嚷的人世间流连。


而他多么诡巧,却一个不慎被他抓到。从此甘愿在他身边流连,陪着彼此慢慢行走在这熙熙攘攘的人世间。



fin.


——————————————————


全文终于肝完了~


是 @果果麻麻💋 小姐姐的点梗,感谢小姐姐提供的梗,谨以此文致谢,希望你可以喜欢www


写骆队战损的时候自己特别心疼_(:з」∠)_可是写到自己专业相关的部分又感觉特别爽,于是伤情多严重的情况都毫不眨眼刷刷往上写……我可能是魔鬼吧_(:з」∠)_


文中部分感受源自自己的经历。怎么说,愿大家的亲人朋友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自己也要多保重,不要让爱你的人担惊受怕(◍ ´ê’³` ◍)


最后反复谢谢点梗!求大家点梗!我入的坑都能写,坑们贴在置顶了,直接评论让我看见就好!我看见感兴趣的一定会写出来的!谢谢谢谢(鞠躬


我就不信奶不出第二季

王食刀臼儿:

点开给SCI谜案集和糕饼投票


占tag致歉,QQ微信可以分开投,演员能多投,糕饼都在,每天能投一次,大家加油奶起来!









【舟渡】经过 (微刀 骆队战损梗 HE)

第一次点梗,太激动!!!舟渡是我心头好!!!舟渡是白月光!!我爱舟渡!!!我爱太太!!!


ricochet:

是 @果果麻麻💋 小姐姐点过的一个梗_(:з」∠)_这篇我卡了很久很久,现在才写到一半。


先只放一个开头,果果你看看感觉对不对……(乱哭   


还有我发现好像没法写成很甜的了,目前写的整体看下来感觉挺疼。抱歉抱歉。


感觉写完这个我粉就要掉没了(摊


——————————————————


1.


费渡踉踉跄跄地扑到腹部血流如注的骆闻舟身侧,震耳欲聋的警笛、救护车哨和亡命徒的挣扎叫喊仿佛都被一键静音了,他只剩下了唯二的感知,惊慌的心跳音,和自己奋力捂住骆闻舟的刀口时从手掌下汩汩涌出的温热鲜血的触感。


费渡用尽全身力气给骆闻舟腹部加压,颤抖着摸到了急促而极浅的脉搏。


“………别……哭。”


他看得见那人颤抖着的,微不可查的唇语,崩溃到身体剧烈痉挛起来。


他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闻舟,别说话了,求求你别说话了。”


“……人都会……”


“不要!乖,别说话了!”


——————————————————


差不多是这种氛围。大概这样的小段会写到20个左右。


其实本来想写完了再at果果的,但是总感觉答应下来之后好久都没动静不太好……


等全文肝出来之后这条就删

找到了,需要循环听

想找个正经的大悲咒听下,居然没有,只有这个,听听吧,需要清心咒

特别喜欢这首歌

别堆砌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

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

都已成年不拖不欠

浪费时间是我情愿

像谢幕的演员眼看着灯光熄灭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就保留告别的尊严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

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

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最熟悉的街主角却换了人演

我哭到哽咽心再痛就当破茧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就保留告别的尊严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

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

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再见不负遇见


以前看前任攻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这首歌,最近偶然再听到,生出了很多不一样的感受,我的每段感情都结束的很体面,认真付出,干净结束,再不联系,曾经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棒的前任,不哭不闹不求复合(虽然大多数都是我提的分手),分手也不会再藕断丝连,我真是个很酷的人呢,感情本就是你情我愿,谈不上亏欠,喜欢就是喜欢,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总是在反省,我也是有后悔过的,有时候不是不爱了,而是那时候情形促使我选择了自己,我的骄傲和自尊让我克制了想要回头的冲动,就算别人挽留求复合我也假装不为所动,现在想想也许我真的是错过了很好的男孩子,也许如果我能不那么自我,不那么骄傲,也许我能收获更美好的爱情,可惜没有如果,我还是选择了体面


无需再见,誓要体面


我想要简单的快乐

从来没有想过我这个高龄还能追星磕cp,尤其还是rps,这个夏天遇见了sci,遇见了瞳耀,遇见了瀚冰,我收获了无限的快乐,几百年不玩的微博也捡起来了,就差住在超话了,生怕错过一点,每天熬夜嗑糖,还为此长了满脸痘留了满脸痘印,现在正在做祛痘的我不想说做针清有多痛,我每次都从医美中心哭着出来的,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我爱两位小可爱                                      


虽然我是个废材,不会写文,不会作图,不会打榜什么的,只会躺在坑底啊啊啊啊啊,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我爱两位小可爱


经历过昨天的糟心事,我真的是想爬墙的,毕竟就算瀚冰是本命,我也还有别的心头好,我完全搞不懂为什么磕个cp会这么心累,磕cp不就是为了开心吗,其实大多数时候我还是开心的,尤其是看到他俩营业,在老福特看到各位太太的神仙更文,我觉得我还是快落的,大多数时候我都在想这两位大宝贝这么好,粉上他们也是极好的,也希望跟其他喜欢他们的小姐妹们一起分享,更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好,所以墙还是不爬了,我还是专心一点好了


糟心的事情一件都不想说了,我只想简单爱他们,希望他们走花路,实现自己的理想,越来越好


做针清痛的我脑壳不太清醒,写的乱七八糟,不知道在说什么,就酱吧


如果觉得我占tag不妥的可以联系我,我会修改


大宝贝生日快乐!!!

《季肖冰是谁?》人生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大器晚成,前路漫漫,与你同行,未来可期。

我宝贝了这么久的人,希望大家善待他!!!


王馅儿:

微博链接:季肖冰,一个努力型演员



季肖冰是谁?


他是《狐狸的夏天》中的搞怪秘书高阳,是《温暖的弦》中温文尔雅的总裁高访,是《SCI谜案集》里惊艳绝伦的心理学博士展耀。


他是一名演员。








一对招风耳,一双含情目,樱桃小口点笑唇,轮廓精致,面容清俊,好看又能让人一眼记住,是我对季肖冰的第一印象。



再仔细看,你会发现他的身材长得极好,肩宽腰细腿还长,气质干净斯文,自带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像是竹林中走出的墨客,随手提着一壶茶,笑着询问你喝不喝。


我喝,我愿与你一起当这闲云野鹤。







季肖冰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曾是那一届的校草,2010年出演第一部电视剧《团圆》出道,先后出演过《封神英雄榜》、《新洛神》、《真命天子》等剧,用扎实的演出功底诠释每一个角色,不断磨练演技,一路努力至今,自称努力型演员。





在智商过剩的时代,走心是唯一的技巧。


他一直专注演戏,生活中活成了老干部,保温杯里泡枸杞,热爱旅游,喜欢钓鱼,离粉丝的生活很远又很近。





粉丝们称他少爷,季老师,也有因为看了《SCI谜案集》的幕后花絮喊他大爷。对于“大爷”这个称呼他还有过意见,称这么年轻为什么要喊他“大爷”。


其实他也不年轻了,出道8年,三十出头,年龄早已不是小鲜肉,但厉害在颜值极其能打,看着也就二十出头,仗着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BOY LONDON一穿就是8年以上,长情到让人咋舌,连前几天刚过去的生日会,他也是穿着一身BOY LONDON出现,让嚷着想要烧他衣柜的粉丝们又好气又好笑。


季大爷,你为何如此叛逆呢?








他一个80后的演员,不擅长经营,不擅长自拍,微博都要被经纪人逼着发,是一个能用自拍照劝退路人粉的男人,时常被粉丝吐槽“白瞎了一张盛世美颜”。






为此他一个老干部努力了,百忙之中开始学习如何自拍,努力给粉丝发福利,挑战了许多从未拍摄过的硬照风格。









因为常年演戏,一直没红,季肖冰至今也挺糊,所以对待喜欢他的粉丝都特别真心。


微博直播的时候,他读粉丝来信像老师批改作业,让“季老师”三个字更加深入人心。





喜马拉雅音频直播的时候,他劝粉丝理智追星,该努力的时候要努力,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家人对得起自己,劝要准备考试的粉丝卸载所有娱乐软件努力奋战,甚至搬出了他当年艺考之前努力奋斗的经历来鼓舞人心。


这么一个正能量的演员,粉他其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因为你会想要跟他一起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完美。






笔者跟季肖冰同龄,在这个年纪,追星只不过是增添一些生活情趣,让枯燥的人生不至于太过无聊。


我算不上季肖冰的粉丝,只是想为这个努力的演员做点事,写点东西,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到他,能够认识到这位颜值和演技同样能打的演员,一起支持他,让他未来的戏路能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广阔的天地。






季肖冰今年拍的新戏《只为遇见你》已经杀青,他在里面饰演司澄,这部剧明年将会播出,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关注和支持他,支持他的作品。


同时,我也期待《SCI谜案集》的第二季。





季肖冰,一个走心的演员,一个努力的演员,一个好看的演员,一个真诚的演员。


前路漫漫,与你同行,未来可期。


--------------


为了肃清当前乱七八糟的广场:请大家尽量转发评论这条长文微博


------------------


今天也是为我儿媳妇操碎心的一天,在此接受点梗,瀚冰瞳耀都行,你们想看什么我写什么,今日的评论有效,未来一个月内写出圈你来看。